免费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正文

谁说世上无好人

作者:未知 发布日期:2020-03-28 16:13:16 移动版
外出打工一年整,眼看就要到春节了,刘志打算回家过年。他到街上买了一大包年货,并特意买了一条防盗内裤。内裤的前面有个带拉链的小兜儿,他把这一年存下的八千块钱放进去,然后穿上内裤走了一圈儿,虽然被那硬硬的一沓钱磨得挺难受,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把钱放在内裤里好。
忙活完了这些,他这才想起还没买票呢。不料火车票的预售期改为提前二十天,等他去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时候,年前的车票已经卖光了。
火车票没戏了,他只好到长途汽车站去看看,这时老乡“胡子李”打来电话,说要带着徒弟“傻牛”开小货车回家,驾驶室还剩一个座位,正好可以捎上刘志。刘志一听,大喜过望。胡子李是个大胡子秃脑袋,满脸横肉,看模样不像个正经人,刘志对他总是敬而远之。
到了约定的日子,胡子李拉上刘志和傻牛开车上路了,为了省下高速费,车子拐上了乡村公路。刚刚开到村口,路旁蹿出两条汉子拦住了车,只听其中一个黑脸汉子喝道:“这是俺村修的路,交过路费!”
幸好不是抢劫,刘志惊魂未定,赶紧下车给黑脸汉子递上支烟:“俺们一年累死累活才攒下几个钱,一家老小都指着它过年呢,大哥们高抬贵手吧!”
两个汉子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们一番,再看看那辆破破烂烂的小货车,最后一言不发地让开了路……
继续赶路,胡子李夸刘志:“你挺会说话的嘛!”刘志笑道:“人心都是肉长的,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天快黑的时候,车子驶上了山路,一侧是山壁,一侧是陡崖,车子晃晃悠悠越开越慢,晃得刘志打起盹儿来……
“吱——”猛的一个急刹车,只见车前站着一个戴眼镜穿制服的人,那人走到车门边挺斯文地说:“添麻烦了,给俺们凑点儿钱过年吧?”
胡子李惊出一头冷汗,朝那人嚷道:“有你这么凑钱的吗?不要命了!”
那人冷不丁掏出一支手枪:“要命就不干这个了!”枪口差点儿杵到刘志的鼻子上,刘志本来就憋着一泡尿,此刻吓得“哗”地尿了一裤裆。跟着从一旁又走出个戴着大狗皮帽子的矮个子,手里也拿着一支枪。见这情景,胡子李不敢动了,傻牛也给吓傻了。
刚才还说好人多,现在就碰上坏人了,刘志哆哆嗦嗦地重施故技:“俺们一年累死累活才攒下几个钱,一家老小都指着它过年呢,大哥们高抬贵手吧!”眼镜喝道:“老实滚下车来!再废话我崩了你们!”
三个人只好下了车,眼镜让矮个子搜他们的身,矮个子犹豫着不肯动手,气得眼镜骂了一句亲自过来搜。
眼镜先是从胡子李裤腰里搜出了一万,又从傻牛怀里搜出了八千,可从刘志上衣兜里只搜出二百多。眼镜不死心,接着往下一摸裤子,摸了一手冰凉,一股臊气直冲鼻子,气得他踹了刘志一脚:“怂蛋包!说!钱藏哪儿了?”
“老板说工程款没下来,就发了点儿路费……”
“穷鬼!”眼镜又给了刘志一脚,把劫来的钱塞进刘志买的那包年货里,提着包进了驾驶室。矮个子跟过来要上车,眼镜冷笑一声:“你跟他们做伴儿去吧!”一脚把矮个子踹了个四仰八叉,接着发动了车子。
正在刘志和傻牛发愣的时候,胡子李猛地蹿上去,捡起矮个子掉在地上的手枪,对准车子就扣了扳机。
“啪”,轻轻一响,枪口里冒出一朵火苗儿——打火机!
原来是假枪!胡子李胆子大了,丢下打火机撒丫子就追。正上坡的车子提不起速,被胡子李几步追上去,抓住门把手跃上踏板,刚刚拉开车门就被眼镜一脚踹在小肚子上,双脚悬了空。胡子李忍痛死死抓住车门,眼镜冷笑着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吼叫着加了速,胡子李半截身子拖在路面上,但仍是死死抓住车门不放……后面刘志和傻牛急了眼,抄起路边的石头拼命追赶。
胡子李看到刘志和傻牛追上来,顿时又来了劲儿,没等眼镜抬腿来踢,狠狠一拳打在他鼻子上,眼镜“哇”的一声惨叫,双手捂住了鼻子。方向盘顿时乱转起来,车子猛地一拐把胡子李甩下来,又是一拐撞断了护栏,翻着跟头滚下了悬崖,只听崖底轰的一声巨响,接着下面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车毁人亡!追上来的刘志和傻牛都吓坏了,望着崖下的大火目瞪口呆,忽听路沟里有人哼哼,刘志这才想起了胡子李。
经过这一番折腾,胡子李的头上起了个大包,一只脚脖子肿了起来,一动就疼得直叫唤。刘志揉着胡子李的脚脖子叹道:“你那一拳劲儿也太大了!”揉了一阵,刘志扶起胡子李:“眼镜完蛋了,这儿不能久留,咱们还是赶紧想办法下山吧。”
刘志刚一迈步,只觉得下面又凉又硬,一看才知道尿湿的裤子冻住了,硬邦邦的像铁皮。傻牛忍不住笑起来:“快点堆火烤烤吧,把那家什冻坏了,你老婆就白盼了!”
捡了些树枝枯草,火拢起来了,刘志叉巴开两腿烤裤裆,不一会儿裤裆就冒起了热烘烘的臊气,熏得傻牛捏着鼻子扭过头去,这一扭头,正见一个黑影儿晃晃悠悠地向这里走来。
“有人来了!”傻牛和刘志赶紧捡起石头,等那人走近了,借着火光看得清楚,原来竟是参加抢劫的那个矮个子!
“日你娘的!”傻牛跳起来一巴掌扇过去,“你还敢来找死!”狗皮帽子被他这一巴掌给打飞了,一头长发披散开来,竟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女人呜呜咽咽委屈地哭起来,把三个大老爷们都哭愣了。
三个大男人面对一个女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谁也不敢开口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在女人自己说起了原委。
她丈夫姓李,人们都叫她李嫂。李嫂命苦,丈夫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孩子又小,家里没有经济来源,她只好来到山下的县城打工。可一个女人,苦力也做不来,最后被那个眼镜雇去卖盗版光盘,说好到年底赚了钱平分。谁知昨天眼镜去进货,回来说光盘都被警察抄走了,这一来连老本儿都赔进去了。李嫂一听就傻了眼,这下子年底别指望分钱了,一家人的指望落空不说,就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了。
眼镜告诉李嫂,想回家过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冒充公家人到山上拦车罚款。李嫂害怕碰上厉害的司机会挨揍,开始说什么也不愿跟着眼镜去。眼镜便给她一把手枪形状的打火机,说只要拿出来一吓唬准管用。李嫂左右寻思无路可走,只好跟他上了山,原以为只是骗几个钱,万没想到眼镜竟是抢劫……现在她被丢在山上,大半夜不知怎么办才好,走投无路,只好自己送上门来,该打该罚都认了。
李嫂说完跪下了。三个人大眼对小眼,谁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不知什么时候,天下起了雪。一片大雪花落在胡子李鼻子上,激得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冲李嫂喝道:“别傻跪着了,起来跟俺们走!”刘志的裤裆还没烤干,现在也顾不上了。李嫂告诉他们山下就是县城,到了县城再想办法吧。
胡子李一鼓劲儿站起来,马上又哎呀一声坐在了地上。刘志和傻牛赶忙上前搀他起来,一边一个架着他走。
雪越下越大,刘志和傻牛搀着胡子李,三个人不断地摔跤。开始胡子李咬着牙一声不吭,到了下坡又摔了个跟头,疼得他抱着脚脖子叫了起来。
李嫂赶忙凑过去一看,原来胡子李的鞋被汽车拖得撕裂了,肿胀的脚脖子露在外面冻得又青又紫。刘志一看也慌了:“俺娘耶,再冻脚就废了!”脱下大衣就要去盖住。
李嫂推开他说:“那不顶用。”说着蹲下身脱下胡子李的破鞋,又解开自己的防寒服掀起内衣,把胡子李的脚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不行!不行!”胡子李一边摆手一边挣扎着把脚往回缩。李嫂按着他的脚厉声叫道:“你想残废呀,老实呆着!”接着用力抱紧了胡子李的脚。刘志和傻牛一见这架势都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能呆呆望着李嫂那张给冻得变了形的脸。过了好一会儿,胡子李的脚暖和过来了,李嫂摘下自己的狗皮帽子把他的脚包好。刘志和傻牛赶紧搀起胡子李,四个人冒着风雪继续前进……
天蒙蒙亮的时候,四个人终于走到了县城。路过县医院的时候,李嫂站住了:“咱得想办法给胡子哥治治脚。”傻牛笑了起来,一把抓下自己的帽子,从里面掏出一叠钱来:“嘿嘿,幸亏我留了一手,五百够了吧?”刘志也笑了,原来傻牛不傻呀!
这五百块钱,治脚也许够了,可回家的路费怎么办?李嫂突然想起来,眼镜租的小店里还有一台电视和一台影碟机,全卖了也许能救救急。就这样,李嫂让傻牛先拿着钱带胡子李去医院看病,自己跟刘志一起去卖东西。
刘志跟着李嫂来到了小店,却发现门是开着的,难道有小偷光顾了?李嫂慌忙推门进去,屋里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电视机影碟机还在,她让刘志守着东西,自己急匆匆找买主去了……
剩下刘志一个人,呆呆坐在床上,裤裆里那沓钱硬硬的还在,可是原先那种侥幸的心情却一点儿也没有了,把钱掏出来一看,潮乎乎的都粘在一起了。他刚想一张张揭开抖落抖落,突然两条腿被人往床底下猛地一拽,“啪嚓”摔了个狗啃泥。一个人从床下蹿出来,扑上来把刘志死死按住了。别看这人鼻青脸肿的,可刘志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眼镜!
死人还魂了!刘志吓得呆住了,没等挣扎抵抗,就被眼镜狠狠一拳打在太阳穴上,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眼镜站起来出了口气,看着地上的钞票乐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其实,从一开始眼镜就在骗李嫂,他根本就没去进货,回来跟李嫂撒谎说货被警察给扣了。他是想把李嫂一年挣下的钱独吞了,顺带还蒙李嫂帮他抢劫,只是没想到胡子李会如此凶悍,抢到手的钱也随着车子一起烧光了。
眼镜能活下来纯属侥幸,多亏胡子李拉开了车门,车子一翻滚也把他甩了出去,恰好摔进了厚厚的积雪里。眼镜保住了命,跌跌撞撞地连夜赶回来,正要卖了东西逃跑,没想到李嫂领着刘志来了,他自忖双拳难敌四手,慌忙间躲进了床底下……
趁刘志昏过去赶快溜,眼镜揣起钞票刚要走,门突然开了。一脸惊愕的李嫂站在门口,看看眼镜又看看昏倒在地的刘志,大叫一声扑了上来。眼镜一闪身把李嫂踹了个跟头,李嫂疯了一般,纵身又扑了上来。眼镜伸手去抓李嫂的头发,却被李嫂猛地抓住了手腕,狠狠一口咬住大拇指,只听“咔嚓”一声,接下来响起眼镜杀猪般的哀嚎。
哀嚎声唤醒了刘志,当他用力睁开眼的时候,眼镜已死死按住了李嫂,双手掐住了李嫂的脖子,李嫂的挣扎也越来越无力了。
刘志咬着牙一跃而起,抄起身边的椅子照眼镜头上砸去,只听“咔嚓”一声,眼镜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瘫倒在地。
刘志从眼镜怀里掏出那沓钱塞进怀里,转身扶起了李嫂:“他昏过去了,东西不能卖了,咱们快走吧!”两个人急忙向医院跑去……
医院里等着他们的却是警察。
原来,胡子李他们进了医院,医生看胡子李的伤势很可疑,便问他是怎么受的伤,这两个人当然不敢说车毁人亡的事儿,只好支支吾吾瞎胡编,医生更觉可疑,暗地里打了110。
刑警队郝大队带人赶来,正在询问胡子李和傻牛,刘志和李嫂赶在这时回来了……
现在只能实话实说了,胡子李说了被劫的经过,刘志接着说自己打昏了眼镜,郝大队“腾”地站起来:“咋不早说!”立刻派两个警察跟刘志去抓眼镜。
眼镜刚刚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抓住了。郝大队看他头破血流,手指头也断了一截儿,正好押来医院治疗。
李嫂一见眼镜又扑上来,刘志和傻牛也冲了上去,吓得眼镜抱头鬼叫:“警察救命啊!我交代,我全交代……”
警察们费了好大劲儿才让大家冷静下来,李嫂一屁股坐在地上哭起来:“他害死俺们咧,一年的血汗钱呀……”哭声像尖刀戳在大家心上。
郝大队同情地看着他们,决定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干脆在医院调查取证。他让两个小警察去买了几份快餐给这几个人吃,他自己押上眼镜匆匆回局里汇报去了。
刚刚吃完饭,郝大队就回来了,他高兴地告诉大伙儿说:“你们可以回家了!”
回家?咋回家?大家不约而同地长叹一声。
郝大队笑了:“我早替你们想好了,局里正好有辆面包车闲着,我忙完了送你们一趟,不过嘛,公车不能白用……”刘志忙说:“我给钱我给钱!”郝大队拍拍口袋:“这钱我替你们交了。”
大家一齐叫起来:“这咋行!”
“咋不行?”郝大队一板脸,“你们不是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吗?咋就不许我做好人?不过……眼镜的案子还需要李嫂配合调查,今天就不能一起走了。”李嫂默默地点点头。
一行人上了面包车,李嫂也含着眼泪送出来。刘志掏出两千元递给李嫂:“完了事儿拿它回家过年吧。”李嫂哽咽着不肯接,刘志猛地把钱塞进她手里,跳上车关了门。
车开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去,胡子李也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向抹着眼泪的李嫂挥手告别……
刘志拿出那沓钱,自己留下两千,给了胡子李和傻牛每人两千,两个人都不肯要,刘志一定要给,拉拉扯扯地推让起来。
开车的郝大队发话了:“我看你俩就收下吧,他怎么忍心让你们空手回家?世上还是好人多嘛!”
车子上了高速路,风驰电掣地向他们的家乡驶去……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kylunwen.com/article/594322.html

上一篇:水乳交融的藏地风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展开全文
烤鱼论文
如需标注作者姓名或者删除,请发邮件:zhang-jg@foxmail.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冀ICP备18022116号-4
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