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论文网 > 管理论文 > 正文

寻苦台湾

作者:未知 发布日期:2019-10-22 06:32:05 移动版

诺玛在1967年生于菲律宾的一个小村庄。她在镇上的大学念了两年书后,父亲却突然去世,全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为了让自己和家人过上体面的日子,她不顾一切飞往新加坡,投靠在那里当帮佣的姐姐。这是诺玛平生第一次离开菲律宾。
她很快在新加坡找到一份工作,替一对夫妇照看两个孩子。从家乡破旧的平房搬到三十几层的高楼大厦,对诺玛来说是一个新奇但恐惧的经历,因为她听说过不少有关菲律宾女佣在阳台上擦玻璃时摔下楼的故事。诺玛就这样在新加坡生活了五年。在这里的日子中,每个周日是最快乐的,那是她唯一的放假日。这一天,她可以离开厨房边那个没有窗户的小佣人房,放松呼吸自由的空气,跟同乡自在聊天嬉闹。
刚来异乡半年后,寂寞而思乡的诺玛,在新加坡的Lucky Plaza,遇见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在工厂打工的詹姆。他们回到菲律宾结婚,并搬到了马尼拉近郊,孩子也很快出生,两人肩上的担子变得更重――无论如何不能让孩子将来也走上这条颠簸的人生道路。于是,诺玛决定再次出国工作。
1997年,她从姐姐那里借了一笔钱,向中介买来到台湾工作的机会。到台湾后,她将被称为“外劳”“移工”“客工”或“菲佣”。
赴台路线图
我一直想搞明白,移工们背井离乡,去台湾或者其他能赚钱的地方,她们这一路上经历过怎样的坎坷?为此,我前往印尼和菲律宾,访问过当地的中介公司,力图廓清移工从家乡到台湾的迁移“路线图”。
印尼华侨戴摩先生(Mr. Damo)经营的中介公司位于雅加达北边的工业区,要经过一排排灰蒙蒙的厂房,才能看见公司老旧的办公室。公司的训练中心则坐落在更偏远、房租较便宜的城外郊区。戴摩先生向我解释了他们公司所偏好的移工类型,以及通过何种渠道招募:
“我们通常不在报上刊登广告,这没有用,来这里的都只是在附近工作、然后进来问问的,他们已经有了工作,而且还没下决定。所以广告是没用的,你必须用牛头。乡下人和这些都市人不一样,牛头会先跟家里人说好几次,否则他们会担心自己的女儿是不是被卖掉。你需要认识的人的关系。”
牛头,也被称为“sponsor”,他们在印尼移工招募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牛头通常是地方上的头人,例如村长、本地商人等。这些人有资源和人脉,能跟都市里的中介接轨,也熟悉地方政治,因而能加速处理移工出国所需的各项文件。牛头在地方村落里寻找有兴趣出国者,替她们申请准备各项文件,然后带她们到城里找中介。一位移工通常付给牛头200万卢比(约250美元),包括交通和其他杂支。到达之后,中介会付给牛头每一招募人次大约60万卢比(约75美元)到100万卢比(约125美元)的酬金。
中介通过移工与牛头之间的社会网络,将其作为一种相互监视的机制。当移工从雇主家里“逃跑”时,经由牛头帮忙,中介可以要求她的家人负责支付剩余的中介费。换言之,家庭连带和社会网络皆被动员为管理机制,中介借此实行对移工的监视,抑制她们寻找“非法”工作的动机。
经由牛头招募来的未来移工,在被送出国之前,必须接受两个月到六个月不等的训练。多数训练中心就位于雅加达或泗水的郊区。以我访问过的一家泗水近郊的中介为例,训练中心共有四栋房子,其中三栋是宿舍,另一栋比较大的是上课地点。培训中心里总共住着450名学员,居住空间非常拥挤,不到10平米大的房间里就住着15人到20人。
移工们接受的训练包括课程简介、家务、照顾孩童与老人、餐桌服务等,其中简介部分通常包括几个小时的道德教育。当我询问台湾中介陈经理,他认为训练内容中哪个主题最重要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礼义廉耻。”陈经理强调,有必要对印尼女性的性作控制,必须驯化她们野兽般的性欲。
道德教育的另一个目的,在于将移工训练成具有生产力又顺从的劳工。当我在训练中心观察时,担任讲师的印尼华侨女性,反复将类似下面的道理讲给在场的学员:“你们要努力工作、感激人家给我们的赚钱机会,不要反抗你的老板,不要让自己受到不好的影响。”
在我参观的这间训练中心,所有学员必须早上4点起床,晚上10点就寝。从周一到周六都有课程,周日是唯一放假的日子,但她们不能外出。每天晚上,她们都被锁在中介的宿舍,不准外出,但常因晚餐的分量不足而饥饿难忍,只好等街上的小贩拉车经过时,用绳子绑住一个装了零钱的篮子,缓缓降下给小贩,再把回装了宵夜的篮子吊上去。
两条脚镣
移工来台湾所需要缴纳的中介费,比亚洲其他地主国都要高。根据我在2005年的调查,菲籍家务移工付的中介费约在新台币9万元到11万元之间。印尼家务移工支付的费用,则约为新台币14万元到16万元,通常经由来台工作后的薪水中扣减,最常见的方式是一个月扣1万元,扣14个月到16个月。建筑业及制造业的费用更高,最高可到22万元。
有关中介费的合法收取标准,各输出国政府的规定不一。以菲律宾来说,政府规定母国中介收取的费用,最高不能超过移工一个月的薪水。台湾劳委会也在2001年11月后明文规定,台湾中介不得收取“中介费”,只能按月收取“服务费”。尽管如此,中介公司通常以“服务费”“入境费”“迁移费”等名义来掩饰实收的中介费。一些中介要求移工在离境来台湾前,签下伪装的“借据”,而后就化中介费为借款,从每月薪资中扣除。例如,一个移工给我看她被迫签的同意书,上面这样说:“在等待台湾发薪水之前,我向公司借款××万元以应我家里的紧急支出。”
中介公司在母国招募劳工时,通常模糊地告诉她们台湾的工作契约是三年。没有充分告知的事实是,她们的合约其实只有两年,第三年要办理展延。无法展延合约或中途解约的劳工,很少拿到中介费的退款。劳工通常先在母国支付中介费的头期款,这笔钱或由母国中介所取得,或由两国中介按比例分配。台湾的中介公司主要是通过移工每月的薪资扣除收取费用。
所以,在第一年合约期间,移工可以拿到的实质薪水非常有限,扣除的费用包括中介费、“强制储蓄”(新台币3000元到5000元左右,旨在防止移工逃跑)、可能高达20%的所得税、劳健保、膳宿等。有学者将外劳停留在台湾的三年区分为三个阶段:第一年偿债,第二年还本,第三年才可能净赚。
由于背负大量债务,许多移工同意在星期日工作以赚取更多收入并节省开销。有两位受访的家务劳工表示:“假如我出去,会花钱。我需要把钱省下来付给中介。”“我第一年没有休过一天假!但我也不要。休假我能干嘛?反正我根本就没有钱!”
劳工也通过超时工作来向雇主证明她们的忠诚及勤勉,如此一来可确保第二年或第三年合约的展延。例如尼尔达(Nilda)在雇主没有强迫的情况下放弃第一年每周日的休假。她说:“我要在这段期间表现给雇主看我很乖,我要赢得他们的信任。”
在契约与债务脚镣的捆绑下,移工只能忍受工作的困难及雇主的虐待。家务帮佣玛雅(Maya)的雇主没有依法替她加入健保,因此,由于工作过度而脚踝受伤后,她却只能自费就医。我告诉玛雅,她应该要求雇主付费。她说:“不行!假如她知道我生病,会把我送回家的!”
在有如脚镣的种种因素制约下,家务移工只有在契约终止无可避免时,才会选择反抗,因此公开反抗大多发生在契约快结束或雇主试图终止合约时。在没有机会转换工作的情形下,有些移工也会选择“逃跑”,以脱离契约雇主的掌控。
美丽的星期天
移工们的生活如同灰姑娘,从周一到周六,她们在雇主家中,言行举止必须符合观众(雇主)对于外籍女佣的期待,展现谦卑、服从及自我节制的一面。但到了周日,她们就会从雇主家的厨房角落,换装走进霓虹闪烁的舞池。
能够放假外出的菲律宾家务移工,通常这样度过一个星期天:大清早,可能在赶着为雇主做完早餐后,她们和朋友相约去教堂一起参加弥撒。之后到菲律宾首都银行汇款回家,或是中山北路上菲侨经营的小型货运公司托运要寄回家的钱或者礼物。午餐在菲律宾小吃店打牙祭。饭后,有的人参加教堂举办的查经班、合唱团、球队练习,或只是在教堂院子里聊天。其他人则去购物、到观光景点照相,或到以菲籍移工为主要顾客的卡拉OK和迪斯科舞厅。在这些活动结束后的剩余时间里,除了打电话给菲律宾的家人外,她们三三两两聚在美式快餐店或群坐在台北车站的地板上,消磨这一天最后的自由时光。
星期天出门,她们离开了雇主的管辖范围,也远离家乡父母与丈夫的视线。她们换上了紧身T恤、迷你裙、名牌牛仔裤。透过这些有形的装饰,她们装扮出一个截然不同于在雇主家工作的形象,将自己投射成一个时尚的女性形象。这样一种有流行感与女人味的造型,是对于女佣与女主人的角色翻转。她们经常用这种说法戏谑地赞美朋友的打扮:“You look like our madam(你看起来就像我们的老板娘)!”
此外,相对于平常孤立隔离的工作状态,星期天成为移工社群聚集的时间,她们得以交换有关劳工权益的政令资讯,或日常生活中的抵抗策略,更重要的是,她们提供感情上的相互支持,伏在彼此肩头哭泣,或相互揶揄“身为女佣”而开怀大笑。当我和一群菲律宾女人在星期天的公园野餐时,移工诺拉(Nora)对我和其他人开玩笑:“我以前不会跳舞。但开始做家务帮佣后,我放假回到菲律宾,我妹妹说,‘哇,你现在懂得怎么跳舞了。’”然后诺拉夸张地摇着屁股模仿拖地的动作,“因为我每天都做这个,肚子都没有赘肉了!”
某个星期天傍晚,克劳迪娅(Claudia)和我坐在人行道的椅子上消磨她“宵禁”前的最后一小时。我揉着整日在城市里闲逛后酸痛不已的腿,喃喃地说:“喔,你们实在了不起。每次我跟你们出来,我总是累瘫了。”克劳迪娅回答我:“你知道实情是什么?我们很累,但是当你想到必须再等六天或者更多天才能见到这些朋友,你就不想回去!如同灰姑娘一样。明天,你要回到另一种生活!”
就像灰姑娘的四轮马车,在午夜钟响后会变成南瓜,舞池里的公主只能回到厨房里,和扫帚共舞。移工在周日嘉年华的尾声,也必须卸妆、关上移动电话,脱下时髦的衣服,换回卑屈的围裙。本文摘自《跨国灰姑娘:当东南亚帮佣遇上台湾新富家庭》(蓝佩嘉著,吉林出版集团出版),有删改,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kylunwen.com/article/479313.html

展开全文
烤鱼论文
如需标注作者姓名或者删除,请发邮件:zhang-jg@foxmail.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冀ICP备18022116号-4
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