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正文

左太北的成长故事

作者:未知 发布日期:2019-10-22 06:30:06 移动版
左太北是抗日名将、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的独生女儿,1940年5月出生于山西武乡县土和村八路军总部医院。她是红色爱情的结晶,是八路军总部高级将领在太行山抗日根椐地生的第一个女孩,被太行革命干部子弟亲切地称为大姐。
红色爱情的结晶
1930年,左权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后被党中央派往苏区工作。他的职务从红军大学一分校校长到红十二军军长,从中央红军红十五军军长兼政委到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再到八路军副参谋长,进入我军最高领导层的左权一直没有谈恋爱,34岁时仍是独身。
朱德总司令很关心左权的婚事,一直和夫人康克清商量着要给左权找个合适的对象。康克清在自己的回忆录“怀念左权”一章中,回忆了她和朱德为左权做红娘的事。
1939年2月,延安中央巡视团来到了太行山抗日前线,团里有一位年轻姑娘吸引了朱德总司令和康克清的视线。她叫刘志兰,比左权小12岁,是北京人,和彭德怀夫人浦安修是北师大女附中的同学及密友。刘志兰家是北京城市贫民,学生时代的刘志兰就积极投身革命。一二九运动中,刘志兰是北师大女附中学运的领导人之一,曾任北京西城区“民先”队长。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19岁的刘志兰带着14岁的弟弟刘志麟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她时任陕北公学分校教导员。
刘志兰的文化水平、工作能力和秀丽的外貌让朱德夫妇甚为赞叹,称她是女同志中的佼佼者,认为她和左权很般配。于是朱德便亲自出面当红娘。他找到刘志兰问明她还没有男朋友后,就径直向刘志兰介绍左权。不等刘志兰表态,朱德就说:“这事就这样定下吧,我看你两人都不会有意见。”康克清也对刘志兰说:“像左参谋长这样的人,这样的条件,你在别处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刘志兰当时对左权的了解仅是曾听过一次他做的军事报告,感觉是“在场的人们都很崇敬”,而她并没有马上结婚的思想准备,但“由于是老总亲自说”,她“不好推辞”。
1939年4月16日,左权、刘志兰在八路军总部所在地潞城北村结婚,总部和北方局的高级干部们都参加了婚礼。婚后刘志兰才知道左权是个少见的心细多情之人,个性刚强的她变得对丈夫非常依恋,两人的恩爱在总部和北方局机关传为佳话,不久刘志兰就怀孕了。当时刘志兰住在北方局妇委机关驻地,左权住八路军总部,但每天傍晚,左权都抽时间骑马去看刘志兰。年轻又初孕的刘志兰,对妊娠分娩都没经验,不免有些恐惧和忧虑。左权对她体贴宽慰,无话不谈,这在高级军事干部中是极为少见的。
刘志兰生女儿时,左权军务在身没有及时赶去看望。几天之后他才骑马到总部医院将刘志兰母女接回。襁褓中的女儿,皮肤雪白,额头饱满,像妈妈;可是单眼皮厚嘴唇又很像父亲。左权人到中年初为人父,对小女儿喜欢得不行。为了表示对彭德怀副总司令员的尊重,左权请他给孩子起名。彭德怀说:“刘师长(八路军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的儿子叫太行,你的小女儿就叫太北吧!”
朱德送给小太北的礼物是五尺红布,那是朱德寿辰时,八路军总部全体工作人员送的寿幛。
当时的条件很艰苦,八路军总部在一个不大的院落里,左权只有一间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的小屋子,没有条件去安置保姆,更不舍得将初生的女儿托给奶妈,他将妻女接到总部亲自照料。夜间小太北哇哇哭,左权不厌其烦,经常亲自给太北换尿布、穿衣服,做得比刘志兰还仔细。有一天,太北不肯吃奶,左权百忙中仔细观察,他发现小太北手脚冰凉,鼻子也不通,忙告诉刘志兰说孩子冻着了,赶快加衣服。
1940年8月底,左权因指挥百团大战太忙,决定让刘志兰带着不满百天的太北和几位同志一起回延安。妻女启程那天,左权与太北母女二人合了影,亲自抱着女儿送到村口。
刘志兰母女走后,直到当年的10月26日左权才知道妻女顺利到达延安的消息。
在党的怀抱里长大
1942年5月25日,由于情报延误,八路军总部被日军重兵合围于山西辽县(后改名为左权县)麻田十字岭,被合围的还有北方局机关、北方局党校、新华社等数千名没有战场经验的非武装人员,突围极其困难。
作为八路军的高级将领,左权放弃了一切个人突围的机会,舍生取义,尽忠职守。他主动承担断后任务,亲自指挥数千名非武装人员突围。在冲过最后一道封锁线时,敌炮手发现了站在高地上大喊着指挥的左权是突围的领导核心,猛烈密集的炮火集中向他射去。左权被日军弹片击中,鲜血涂地,一语未发,壮烈牺牲!
更让人心碎的是,左权殉国后遗体三四天才得以掩埋,埋后又被日军挖出拍照,并把照片登在了伪报纸上。这件事,在当时党政军干部和太行区知情百姓中引起很大震动。
噩耗传到延安,25岁的刘志兰当场晕倒!她怎么也不相信,仅仅相处了一年多的最亲爱的人,永远离去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她都精神恍惚,每有人从前线回延安,她都跑去问有没有左权带给她的信。但一次次地失望让她一次次地痛哭着回来,最后她终于相信,左权真的是永远回不来了!
当时左太北还不到2岁,住在延安保育院。她很奇怪妈妈为什么老哭?爸爸为什么老不来接她?刘志兰不愿伤害左太北幼小的心灵,从不回答她的这类问题。有一个星期天,左太北又哭着要爸爸。她问:“爸爸是不是不爱太北?太北在保育院很听话啊!”刘志兰听了痛不欲生,她紧紧抱着女儿说:“太北你不要等爸爸了!你爸爸为革命牺牲了!”左太北伤心地大哭一场。失去父亲,不但让她的童年充满忧伤,也成为她一生的情感缺憾。
作为左权的老战友,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把对左权全部的情感,都给了左太北。彭德怀从前线回延安后,每逢周末,都和妻子浦安修一同把左太北接回自己的窑洞,给她讲故事,改善生活,把她搂在马背上,在宝塔山和延河畔看看转转。那时左太北年幼无知,经常向彭德怀提“不合理”要求。有一次彭德怀带她逛集市,左太北非要买一本小人书。彭德怀一看书的内容是讲为妇女新法接生的,小孩不易看,就不给她买。任性的左太北蹲下就哭,不给买就不起来。结果彭德怀只好掏钱给她买了一本,这是左太北看的第一本书。
性情火爆的“彭大将军”对左太北却充满了慈爱,那时不管左太北怎样“胡闹”,彭德怀从不给一句重话。有时左太北哭起来没完没了,彭德怀只好把她锁在屋里,等她哭够了再把她“放”出来。
在延安上保育院时,朱德和夫人康克清也经常去接左太北,刘伯承和夫人汪荣华、邓小平和夫人卓琳都很关心左太北。刘伯承的长子刘太行、邓小平的长女邓琳都是左太北在保育院的好伙伴。
全国解放后,左太北进入我军著名的专门接收前线作战军人子弟的寄宿制学校北京八一小学。
1950年10月21日,左权的灵柩由河北涉县莲花山下移往河北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10岁的左太北和妈妈刘志兰参加了移灵安葬仪式,左太北为父亲的灵柩执绋拉灵。不久,八一小学组织了纪念左权的主题队会,左太北在会上发言说:“我的爸爸是左权,他是原八路军副参谋长。1942年5月25日,爸爸在山西辽县十字岭与日寇激战中壮烈殉国。我爸爸是党的好战士,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爸爸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1952年六一儿童节,左太北作为八一小学代表受到毛泽东接见。毛泽东问明她是左权的女儿后,立即收敛了笑容,眉宇之间显露哀伤。他问左太北:妈妈现在怎样了?周末回哪里过?随后毛泽东拉着左太北的小手一起合了影。
1958年国庆,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带着左太北上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在那里左太北第一次见到周恩来总理。周恩来说:“你就是左权将军的女儿北北吗?长得挺像你爸爸,一定要向你爸爸学习!”
左太北是在著名的北师大女附中上的中学,这期间妈妈刘志兰调外地工作,左太北留北京读书,从此就住在彭德怀的家里。彭德怀生活非常严谨,一般不串门,不在家接待下属同僚,不与任何人有超出同志关系之外的密切关系。他一生特殊照顾的只有3位战友的遗属,一是左权,二是黄公略,三是一位李姓烈士。他让左太北住在家里亲自抚养,对另两位则在逢年过节去看望,左太北也随彭德怀去看过他们。
一次左太北和彭德怀在中南海散步,彭德怀再次谈到了左权的牺牲。他说:“作为一个老军人,你爸爸肯定知道在日军第一颗炮弹之后,紧接着会有第二颗炮弹飞来,躲避一下还是来得及的。但当时十字岭上集结着大批的人员和马匹,你爸爸不可能丢下部下自己隐蔽。他是死于自己的职守,死于自己的岗位,死于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啊!”彭德怀的这番话让左太北对父亲的牺牲有了更深的理解。
左太北高中毕业后被保送上了“哈军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当时陈赓是院长。陈赓和左权同是黄埔一期学员,而且是左权的入党介绍人。听说左太北来了,他激动得像见到老战友左权似的。当时陈赓因严重的心脏病已不能起床,但他见了左太北马上撑起身子,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亲得不能再亲。
朴素而和谐的家庭
长大后的左太白,热情开朗,成绩优异,朋友很多。但因为从小一直生活在集体环境中,她25岁还没有男朋友。大家没有忘记她是左权的女儿,有许多人在关心她的个人问题。有一天,同是“哈军工”校友的一位姐妹,说要给左太北介绍个对象,让她去见见。
到约定地点一看,对方长得高大端正,穿一身旧军装,军裤上补着两块大补丁,人很朴实真诚。他叫沙志强,比左太北大3岁,在农村长大,是清华大学毕业生,其父也是一位老革命。沙志强崇敬左权,喜欢单纯真诚的左太北,左太北也觉得沙志强成熟可靠,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
左太北从“哈军工”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一个军工科研单位工作,但未婚夫沙志强被分到了外地,两人每年只能在探亲假时见一次,平时书信往来。一次见面时,左太北见沙志强的衣服扣子掉了,就给他缝上。沙志强一看,左太北是用白线钉了一颗黑扣子,太不协调,只好自己拆了重缝。
沙志强很理解左太北:她是烈士子女,从小在集体环境中长大,没有经过家庭生活,没人教她干家务活,所以从来也不挑剔她。
在分居的日子里,左太北每年都要给沙志强织一件毛衣,但因为不会算针数,每次费了好大劲织成的毛衣,不是瘦就是短,沙志强都穿不上。在沙志强的记忆中,有一次左太北给他织了件毛背心总算是能穿,高兴得他睡觉时都舍不得脱。
“文革”开始后,左太北到了军恳农场去放鸭子,一干就是几年,直到32岁时,才终于和相恋多年的沙志强一起调到了石家庄一个军工企业工作,他们一人带着一只箱子,组成自己的小家。
左太北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她和沙志强为孩子取名左湘。左湘小时活泼可爱,2岁时,被送到姥姥刘志兰身边。刘志兰专门找人照顾左湘,直到左湘6岁该上学了,才送回左太北身边。
改革开放后,左太北夫妇调回北京工作,但单位住房困难,一时不能给他们分房,彭德怀夫人浦安修就将自己的一套房子让给他们居住。那时左太北的一儿一女都很小,经济上较紧张,浦安修又买了一张五屉桌、两把椅子送给他们。
珍贵的遗产 无尽的思念
1982年,刘志兰从山西太原(刘志兰时任山西医学院党委书记)给左太北寄来一包珍贵文物,里面有11封40多年前左权写给妻子的亲笔信,有朱德总司令寿辰时左权、刘志兰两人合写的祝寿词,还有刘志兰的胞弟、当年在左权身边做机要工作的刘志麟写的亲笔信,信中详述了左权殉国的实情。
刘志兰在信中说:“你爸爸给我的11封信,充满了和我们分别21个月里的想念之情,饱含着深厚的爱,和将来团聚的渴望,更主要的是讲了他的战斗生活。如果说留遗产的话,这就是我留给你的最宝贵的遗产。”“对你父亲的思念让我流泪了……你父亲这样一位好同志的殉国,不仅是对我们家庭的、也是党和国家的巨大损失。总之,他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非常宝贵的。”
左太北深爱她的父亲,有很浓的红色情结。她多次说,她一直把父亲临终前写给母亲的最后一封信看成是父亲给自己的遗书,父亲在信中对母亲说:“……我虽极爱太北,但万一逆流不幸到来,你可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要顾及我。一切以不影响你的工作和革命事业为原则……”父亲准备随时牺牲自己的亲骨肉,这决不说明父亲无情,而是共产党人个人情感服从革命事业的具体体现。父亲作为高级将领,关键时刻舍生取义,战场捐躯就是明证。
左太北以高度的热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接待、接济太行山根椐地的群众,并为改善老区的贫困办了不少实事。她的家里整日人来人往,她经常留乡亲们食宿,为此她和沙志强花光了所有的工资,工作了几十年没有任何积蓄。她常说:“当年八路军挺进太行山敌后战场时只有几万人,两年时间就发展到几十万人。老区人民用生命支持了我们,我们永远不该忘记他们。”她积极走访父亲左权当年的战友,搜集有关父辈的资料,主编了《左权将军家书》。
左太北多年以来,一直在军工部门做计划工作。她勤奋努力,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参与了多个国防建设项目的调研考察立项等工作。她还热衷党史军史研究,对许多问题都有独到见解。
左太北和沙志强把生活水平降到了最低,他们的家具用了20多年,沙发弹簧失灵,人坐下去就起不来,餐桌餐椅十分破旧,两人仅有一个旧五斗橱,一个旧书架,沙志强的衣服和书没处放,都堆在床上。在如此简陋的生活条件下,有信仰支撑的他们,生活过得愉快而充实。
左太北是著名革命英烈的后代,却从未向党和人民提过任何要求;她和丈夫一辈子勤奋工作,无私奉献,都担任着领导职务(均为局级干部),却从不以权谋私;他们也从没有想过借助父亲英名的光环照耀自己,而是像普通人一样工作生活着。了解他们夫妇的人都说,太北大姐两口子没有给他们的父亲丢脸。
退休后的左太北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寻访父亲左权战斗过的土地,研究和整理有关左权的资料。她希望父亲的铮铮铁骨与民族气节能永远铭记在中国人民心中。
(压题照片:1982年夏,左太北在山西左权县麻田十字岭左权殉国处留影)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kylunwen.com/article/479312.html

展开全文
烤鱼论文
如需标注作者姓名或者删除,请发邮件:zhang-jg@foxmail.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冀ICP备18022116号-4
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